(1 / 2)

[]

京城,观海台。

温栩栩这天早上倒是起的挺早,因为这天,终于到了霍司爵要去白宫的那一天了。

“我听说,今天就只是去投个票而已,那你到了那里,把票投完了就回来吧。”

她站在这个男人面前,仰着小脑袋给他系领带的时候,忍不住又担忧得要让他办完自己的事后,就赶紧回来。

现在的神家,在白宫确实没什么要紧的事。

神宗御一倒下,神钰又牺牲,作为不得不替补上去的霍司爵,就成了神家在白宫里最可有可无的那个人了。

所以,他确实可以去投了他那一张没什么份量的票后,就回来。

霍司爵没出声。

不过,他在这个女人帮自己帮领带系好了后,看着她那双充满了担忧望向自己黑漉漉的杏眸,薄唇掀起三分浅弧。

低头就就吻了下去。

“唔……”

正担忧着的女人,没料到这个时候他还会来这一招。

顿时,她双眸全瞪圆了。

这个混账,又想干什么?昨晚不是才……

温栩栩娇chuan吁吁,感受到男人炙热的呼吸,还有霸道的掠夺,几乎都半分抵抗的力量都没有,娇躯就软下去了。

好在,这个男人也知道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。

在又耳厮鬓摩了一会后,终于,他强忍着,把这女人给松开了。

“好了,你不用担心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被吻得连神智都有些不清的温栩栩,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片刻,直到这个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脑袋,抓起车钥匙都出去好一会了,她才从房间里也出来了,坐着电梯下去。

“孙少奶奶,早。”

红姨看到了她,给她打了一声招呼。

温栩栩点了点头,直接去了神宗御的房间,准备看看他。

这仿佛都已经成习惯了,自从这个老头子瘫痪在床后,她每天早上起来,都会过来给他道声早安,然后问问他需要什么。

温栩栩这天也过来了。

“咦?沈副官?你过来了?”

她看到了很久没见,忽然就出现在这个卧室里的副官先生,很是惊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